因此我不希望它们

印度男子有28根手指脚趾 创吉尼斯纪录(图)-搜狐新闻 印度男子有28根手指脚趾(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道 台媒称,一般来说,正常人拥有10根手指头与10根脚趾头 。然而印度一名43岁男子全身上下共有28根手指、脚趾。   据台湾东森新闻网1月27日报道,尽管与一般人不同,他仍害怕自己因工作而失去额外的指头。   根据《每日邮报》报导,印度西部43岁男子德文德拉是一名木匠,因天生患有多指畸形症,让他的手指头与脚趾头比常人共多出8根,为此在日前获得吉尼斯纪录全世界最多指头的人,也让他成为当地的明星人物,“很多人听到我总共有28个手指与脚趾,纷纷前来关注,在这个地方,我简直就是名人”。   不过由于工作的关系,德文德拉必须天天使用锯子,因此担心未来一天会不小心将自己多出来的手指头给锯断,“我认为这是一个幸运的象征,因此我不希望它们(手指头与脚趾头)离开我”。这也让德文德拉在工作的时候特别谨慎。

”有这样的作风

军队人大代表:决不能把“五多”带到新体制–军事–人民网 原标题:莫把“五多”带到新体制   军队人大代表在小组审议中,时常谈到“五多”问题,表示决不能把“五多”带到新体制中。   中央军委巡视组巡视专员贺江波代表说,“五多”是个老问题,新体制下决不能再让其复发。在官兵眼里,能不能解决“五多”,已成为作风是否好转的一个标志。这就要求我们,必须以徙木立信的决心,拿出实在管用的思路办法,力争在减少“五多”上有新成效。   “五多”的危害人人皆知,一些单位年年喊多、年年喊减,效果却不明显,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新招法替代现有的工作模式和指导方式。可以说,减“五多”,不仅要知其危害,更要找到方法。   如何减“五多”?结合代表们建议,尝试提供三种方法。   转作风。“五多”的产生,很多都与作风要求不严有关。领导干部的一个普通发言,能不能不靠材料,而靠自己整理;一些没必要开的会能不能不开,一些无关紧要的简报能不能不出。诚如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代表所言:“今后抓联合作战,我的岗位在哪里?决不能整天坐在办公桌前批文件、写材料,而应该身穿迷彩服、脚蹬作战靴扎进指挥所,坐在指挥席上推方案、拟命令。”有这样的作风,就不怕“五多”减不下来。   立法规。法之不行,“五多”难除。“五多”的产生,很关键的一条,就是有法不依、有规不循、有章不遵。法治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让人各负其责、各安其位、各尽其职,保证部队井然有序。借助改革的东风,在部队工作的方方面面立下规矩,对不遵守者严肃问责,切实让依法成为常态,就一定能够减少“五多”。   用技术。有的单位在运用先进的管理技术、网络技术上还相对滞后,只有用先进的技术手段,实现互联互通、网上办公,才能让“五多”减下来,效率升上去。   只有新观念才能适应新体制、新职能,每名官兵都应为解决“五多”多出好点子,真正让“五多”得到根治。(桑林峰)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大主席吕克托夫特、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达农、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鲍尔等分别发表致辞

联合国大屠杀纪念日:潘基文呼吁摒弃政治与宗教   原标题:大屠杀纪念日:潘基文吁更多人了解大屠杀的恐怖 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图片:联合国网站。   中新网1月28日电 据联合国网站27日消息,联合国“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正式纪念活动1月27日在联大会堂隆重举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致辞中指出,维护人权、与排外主义做斗争、防止出现新的大屠杀的最有效办法就是要让新一代人了解大屠杀的恐怖。他在讲话中敦促所有人摒弃那些将人与人隔离开来的政治与宗教意识形态。   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活动由联合国主管传播和新闻事务的副秘书长加亚克主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大主席吕克托夫特、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达农、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鲍尔等分别发表致辞。曾在二战爆发前夕在捷克营救了669名主要为犹太儿童的英国人道主义者温顿爵士的女儿在现场播放了一段有关他父亲的视频。   潘基文在讲话中承诺,联合国将继续做出努力,让世人了解在大屠杀中所发生的一切。他表示,国际社会今天在这里向在大屠杀中惨遭杀害的600万犹太人表达敬意……大屠杀是一种滔天罪行。证据是不可辩驳的。那些否认大屠杀存在的人是在坚持谬误和对痛苦进行嘲弄。人们今天仍在继续看到那些试图对事实和悲剧进行质疑的令人感到伤害的努力。   2016年包括大屠杀纪念仪式在内的大屠杀纪念和教育活动的主题是“大屠杀与人的尊严”,该主题把大屠杀纪念与联合国的基本原则联系在一起,重申《联合国宪章》所强调的坚信每个人的尊严和价值,以及《世界人权宣言》所载不受歧视并依据法律享受平等保护的生活的权利。   本星期,联合国纽约总部举行一系列有关大屠杀的纪念活动,其中包括展览、电影和研讨会等。2005年11月,联大通过决议,指定1月27日为一年一度缅怀大屠杀遇难者的国际纪念日。1月27日被定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是因为1945年的这一天,前苏联军队解放了位于波兰奥斯维辛-比克瑙的最大的纳粹死亡集中营。 责任编辑:倪子牮

中曾根并不死心

邓小平用两个字解释自己为何能从文革中度过 核心提示:邓小平这才说:“是‘文化大革命’。但是,我相信‘文化大革命’的问题会得到解决的。好多人问我,你为什么能够度过来?我说,没有别的,就是乐观。所以现在身体很好。如果天天陷在痛苦里,怎么能健康!” 《百年潮》2016年3期 封面图 本文摘自:《百年潮》2016年3期,作者:张云方,原题为:《邓小平与中日邦交》,为节选。 中曾根先生是1983年就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俗称日本首相)。1983年胡耀邦总书记访日时,曾到中曾根首相家里做客,开创了中日友好史上的新篇章。 1984年,中曾根首相访华,受到中方的最高礼遇。在机场即安排了欢迎队伍,少先队员献花,领导人迎接。而且从机场到人民大会堂,车队走马路中间线(当时道路上还没有中间隔离带),摩托先导队在前面开路,一路绿灯。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中国取消了国宾来访鸣礼炮、检阅三军仪仗队的礼节。中曾根首相来访,中方首次恢复了鸣礼炮和检阅三军仪仗队的国际惯例。给予中曾根首相的另一个礼遇是,除了大量的消息报道外,每天有一篇通讯。这是任何国家元首都没有享受到的最高礼遇。 这里披露一个我个人与中曾根的插曲。1980年初,我结束五年的驻日记者生涯即将回国之前,通过牛山先生,与中曾根在他的沙防会馆见了一次面。记得他从50年代讲起,说到1953年参加完斯德哥尔摩和平大会,转道从新疆来中国的佳话。他说,后来随松村谦三访华,周总理先后三次接见了他。在与中曾根长达两个小时的谈话里,他多次透露想再次访华的意愿。我随即将情况向陈抗参赞作了汇报,他马上说,立即向国内写报告,请求邀请中曾根访华。我向国内报告后,很快就有了邀请中曾根访华的回音。于是,这一年的“五一”黄金周,受中方邀请,中曾根首相对中国进行了友好访问。 邓小平会见中曾根首相是这次接待活动的高潮。中曾根首相到达北京的第二天上午,邓小平就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他。这次会见谈了两个多小时,比预定的时间延长了40分钟。中曾根首相说:“1979年你来东京时,我们见过面。”邓小平说:“已经五年了,五年不算一个短的时间。那时我75岁,现在80了,再过五年可能就不行了。”中曾根首相说,“看不出你有80。”邓小平调侃地说,“还可以。现在的办法就是少一点工作,多一点官僚主义,保证长寿。” 谈到中日关系,邓小平说:“胡耀邦在东京同你们之间作了一个有远见的决策,就是要实现面向21世纪的友好。但这是一个形象的说法,22世纪,23世纪也要友好下去,是世世代代永远友好下去,谁要反对它,我们就要以更加友好的行动来回答他,这件事的重要性超过了我们之间的任何一件事情。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特别欢迎你和安倍来访。” 邓小平进一步强调:“我们看中日关系,应该向前看,应该从历史的长远眼光看问题。希望今后交往更紧密一些,这是我们的共同愿望。”“发展中日友好合作关系,不是10年20年的事情,要以长远的战略眼光来看待。中日两国政治家,应该把中日关系看远一点,短视是有害的,是不可取的。从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形势来说,中日两国必须搞好关系,扩大一点说,我们两国关系搞好了,对整个国际局势也有意义。” 邓小平还说:“我们总的方针是世世代代同日本友好下去,这一方针是毛主席、周总理多次重申的政策,这个政策不会因为中国领导人变动而改变,中日两国没有理由不友好下去。”邓小平继续说道:“我相信,我们两国发展合作的前景是良好的。我们要向你们学习的地方很多。我们要实现四个现代化,需要朋友的帮助。”“中日两国要友好合作,这是历史赋予我们双方的使命。尽管某些时候对某些问题,中日双方会有不同的看法,甚至产生一些困难,但对中日友好的大局来说,都是暂时的、细节的问题,都是能够解决的。” 谈到中日经济交流时,邓小平说:“我们之间不是一点问题没有,当然,总的发展是满意的。什么问题呢?就是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发展得还不够。”“应该说,我们的确得到了你们不少帮助,但是,问题是,民间企业对我们的帮助和合作还很不够,很不充分。”“考虑到我们现在这种关系,双方都要看得更远些,更广些。你们的企业算盘打得太精了。”“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对外开放,在沿海各地搞一些特区,特别欢迎日本方面参与。”邓小平接着说:“宝山第二期工程下马,是没有钱,不得不下马。当然,宝山是日本帮助搞的,但是一旦停止,所有的损失中国负担。既然中国承担,日本就不要埋怨了。”中曾根首相说:“我相信前途光明。日本企业家说,跟中国各公司接触,中国不说谎话,不骗我们。中国和其他共产圈不同,不是今天有了政策,明天就变。” 邓小平说:“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本世纪末翻两番是不是可能?提出目标到现在已经过去五年了。”谈到这里,邓小平说:“提出翻两番还有个故事。1979年,大平首相来北京,他问我,你们搞现代化建设具体目标是什么,这是我们当时还没有考虑的问题,一下子把我问住了,当场有一分钟左右没有回答,想了一想,当时我们国民所得250美元,经过20年,翻两番是1000美元,1000美元并不多,不算高,叫小康家庭,这个小康家庭叫中国式的现代化。这都是我同大平先生谈话时说的,是这位朋友对我们的启发得出了的。”中曾根首相说:“到本世纪末实现翻两番,是今后每年增长7.2%才行。”邓小平回答说:“7.2%分两个阶段,即前十年和后十年。前十年6.5%就可以了,主要是为后十年打基础。为此,要在四个方面加强努力,即能源、运输、原材料和智力。从现在情况看,前三年还算顺利,农业很好。我们不是担心前十年,而是后十年的准备够不够?下一个十年需要大量的资金,我们资金不足,没别的出路,只有采取开放。为什么总跟你谈这个问题,就是希望你多出点力。要做到这一点,主要是你们要推动企业的积极性,你们政府的贷款还是太少,你们企业的积极性没有调动起来,你们落后于美国。” 中曾根首相是很有头脑的政治家,他很关心中国对“文化大革命”的看法。他问邓小平:“你对‘文化大革命’怎么看?”邓小平回避了这个问题。但是,中曾根并不死心,在谈话快要结束时,又换了一个方式问道:“昨天我参观毛主席纪念堂,看到周总理在巴黎的合影,其中有阁下的身影,你那时的样子和现在一样。沉浮沧桑,你为中国的独立作出了贡献,你现在的心情如何?” 邓小平笑着回答:“当年只有19岁,从18岁参加革命队伍,就是想把革命搞成功,任何考虑都没有,经过的历程也是艰难的。就我个人来说,1927年回国,1927年底就当上了中共中央秘书长,23岁。谈不上有能力和知识,但也干下去了。1929年领导红七军广西的百色起义,从那以后,一直干军事这一行,一直到解放战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建国以后大家都清楚,也做大官,也住‘牛棚’。你知道什么叫‘牛棚’吗?我们‘文化大革命’有个名词,叫‘牛棚’,是打入十八层地狱。” 中曾根首相又问:“从长征到延安,到新中国成立,阁下最感到痛苦的是什么,最高兴的是什么?” 邓小平吸了一口烟,平静地说:“最快乐的是三年解放战争。当时,装备很差,是以弱对强,以少对多,但都是打胜仗。建国以后,成功的地方,都是高兴的,也有失利,这是痛苦的,我也有责任,我不是一般干部。1956年我当总书记,胡(耀邦)现在的地位,是七个领导人之一。‘文革’之前,搞对的,我有份,搞错的,我也有份,不能把那时的错误都归于毛主席一个人,‘文化大革命’则是另一件事了!” 中曾根追问道:“那么,最痛苦的是什么时候?” 邓小平这才说:“是‘文化大革命’。但是,我相信‘文化大革命’的问题会得到解决的。好多人问我,你为什么能够度过来?我说,没有别的,就是乐观。所以现在身体很好。如果天天陷在痛苦里,怎么能健康!‘四人帮’之后,我又出来工作了几年,看来现在七年来,没犯大错误,但是究竟怎样,过了80,是不是犯错误,就难讲了。这评价就不是我的事了,是历史的事。” 中午,在人民大会堂,由外交部亚洲司司长肖向前安排,邓小平宴请中曾根首相。宴会中继续谈论中国经济问题,邓小平向中曾根首相详细地说明了中国小康社会的构想。 事后中曾根首相深有感慨地说:“邓小平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上课体育老师及时施救并拨打120

山东高校学生体育课上猝死 校方补偿3万抚慰金-中新网   法晚深度即时(稿件统筹 朱顺忠 实习生 张喜斌)今日上午,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从德州职业技术学院获悉,3月23日上午,德州职业技术学院一学生在上体育课时突发晕厥,经医院紧急抢救无效,死亡。目前,学校已与学生家长充分协商并达成共识,该事件已妥善处理完毕。   3月23日上午11时,德州职业技术学院2015级汽车工程系汽车应用技术8班中职学生李照宇,在上体育课时突发晕厥,上课体育老师及时施救并拨打120,经医院紧急抢救无效,死亡。随后,德州职业技术学院院系领导第一时间赶到医院了解情况,慰问学生家长,稳定学生家长的情绪。同时将情况及时上报省委高校工委、市教育局、属地公安机关。同时,德州职业技术学院还成立事件处理小组。   目前,德州职业技术学院已与李照宇家长充分的协商并达成共识:“李照宇家长承认李照宇死亡纯属意外事件,学校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无任何过错,不承担任何责任。学校出于人道主义精神给予李照宇家长3万元的精神抚慰金。2016年3月27日上午9时,双方正式签订协议。至此,该事件妥善处理完毕。”   3月31日,德州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宣传部还发布了《德州职业技术学院关于学生意外死亡事件的处理情况通报》,通报全文如下:   德州职业技术学院关于学生意外死亡事件的处理情况通报   2016年3月23日上午11时左右,德州职业技术学院2015级汽车工程系汽车应用技术8班中职学生李照宇,在上体育课时突发晕厥,上课体育老师及时施救并拨打120,经医院紧急抢救无效,死亡。此次事件发生后,学校高度重视,院系领导第一时间赶到医院了解情况,慰问学生家长,稳定学生家长的情绪。同时将情况及时上报省委高校工委、市教育局、属地公安机关。成立事件处理小组,与李照宇家长充分的协商并达成共识:李照宇家长承认李照宇死亡纯属意外事件,学校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无任何过错,不承担任何责任。学校出于人道主义精神给予李照宇家长3万元的精神抚慰金。(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   2016年3月27日上午9时,双方正式签订协议。至此,该事件妥善处理完毕。   为确保全体学生的身体健康与安全,学校在处理此次事件的同时,在全校学生中进行了一次学生健康情况摸底排查,进一步了解和掌握学生的健康状况,各系(部)分别召开了健康与安全教育主题班会,进一步增强学生的安全自我保护意识和同学们的互救能力。并提醒学生在日常学习与生活中,要互相关心与关照,注意感受身体的变化,如有不适及时就医,避免意外事故的发生。   德州职业技术学院 党委宣传部   2016年3月31日